利润暴增60%!“面包第一股”却遭不停减持 为什么?

日期:

2020-04-23

浏览次数:

0

来源:财经早餐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日三餐中,早餐也被看作是最重要的一餐。

不过,现实情况却是:要好好吃一顿早饭,太难了!

花20分钟做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早餐还是多睡一会,在上班的路上去便利店顺手买个面包,我想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后者。

这也就形成了面包周期:工作日,面包的销量总是高于节假日。

一季度,更是受春节假期影响,其实是面包的淡季。

但是今年有些不同:受益疫情的影响,大家宅在家里的时间长了,商超等抢购潮频现,具有粮食属性的面包,也因此大幅增长。

“面包第一股”桃李面包,就是当之无愧的赢家:

根据一季报,桃李面包净利同比大增六成,股价也创了新高。

60%增长,从哪来?

俗话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桃李面包之所以能够净利大增,除了人们疫情期间屯粮,原因还在于复工速度快。

桃李面包部分工厂早早在1月30 日复工,产能迅速恢复到节前85%左右。

其次,公司本身是自有物流,管控能力比较强,凭借供应链更快的恢复了正常的经营活动。

同时,桃李面包的渠道特点是覆盖了大量社区便利店,这也是疫情期间最不受影响的线下业态了。

桃李面包销售模式分为直营和经销两种:一是针对大型连锁商超和中小超市、便利店终端,公司直接与其签署协议销售产品的模式;二是针针对外埠市场的便利店、县乡商店、小卖部,公司通过经销商分销的经销模式。

截至2019年年底,桃李面包在全国拥有24万个零售终端。

还有最直接的一点:涨价!

节后以来,许多消费者在网上吐槽,桃李面包涨价涨得“心里苦”。5.5元的手撕面包涨到7.5元,蔓越莓面包也涨价到8元。

按照这个幅度,怕是比海底捞还“狠”。

但是,以涨价来提高利润率,是不可持续的。

还有一点,由于疫情期间竞争缓和,超市和便利店的进店费用都下降了,桃李的销售费用也下降了2%以上:

一季度,桃李的期间费用率下滑1.3%,为24.4%,叠加毛利率的上升带动了净利率实现14.70%,上升2.85%。

盈利能力的突然增长主要来自于疫情时期的费用投放与促销大幅减少,以及政府扶持政策带来的阶段性社保减免大幅降低了人力成本。

不过,在疫情逐渐消退,社会经济活动正常化后,桃李因此上涨的盈利能力亦将回归常态。

桃李还能涨多久?

2019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44亿元、归母净利润6.8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77%和6.42%。

如果疫情逐渐恢复,桃李会怎样?

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营收虽然增长了16.77%,但是净利增速却只有个位数,为6.42%。

增收不增利,不算好事。

罪魁祸首,还是销售费用投入较高,导致净利润率下滑。

随着桃李从东北和华北走向华东、华南、华中和西南等全国区域,净利润率总体在下降。

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市场竞争。

有商业常识的都明白,开拓新市场必然面临当地竞争对手的抵抗,尤其面包这种产品壁垒不高、差异性不大的品类,面临的竞争压力更大,所以增加赠送、销售费用等增加也是开拓新市场必要的手段。

于是,随着桃李面包开疆扩土,销售费用、门店费用、配送费用等也就相应增加。桃李面包受新品推广以及加强销售网络建设的需求增加影响,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在2019年同比上升1.10个百分点,达到了21.76%,而公司的销售费用自2015年上市后呈现持续上涨,从未中断。

具体数据方面,2019年的销售费用总计12.28 亿,增长22.94%,明显快于营收增长,导致拖累了净利润。

其中最显眼的,是高达1.33亿元、同比激增65.99%的门店费用。这组数据表明公司进行了较大的促销力度,但结合最终的营收增长数据来看,只能说效果并不算太好。

净利率因此下滑了0.18个百分点,降至12.11%,为近四年谷值。

2019年,桃李面包的毛利率为39.57%,较2018年下滑0.11个百分点。造成毛利率下滑的主因,是作为绝对营收核心的面包与糕点业务(营收占比近98%)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导致毛利率下滑。

一边分红、一边减持

不过,2019年毛利率和净利率双双走低也不影响桃李面包一向以来的大额分红。2019年,每10股分配现金10元,分红总额6.58亿元,净利润才6.83亿元的桃李面包,等于把96%的利润都分出去了。

然而,就是看起来不缺钱的桃李面包,才刚刚在去年9月发行了10亿的可转债。

此外,股东的一系列减持,也让人很容易将这一切都联系起来。

2019年4月13日,84岁的桃李面包创始人吴志刚以“A股上市公司中年龄最大的董事长”的身份退休,并将董事长和总经理两大职位分别交给了三子吴学亮和次子吴学群。

在桃李面包IPO限售股全面解禁后,吴氏家族便以资金需求为由大规模减持。

其中,吴志刚在2019年1月和11月两次减持,分别套现约4.17亿元和5.27亿元。

今年2月10日,持股14.44%的吴志刚减持公司股份1317.7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减持价格在34.12元/股-36.39元/股间。减持总金额达4.54亿元。

其一人便套现近14亿元。

除了股票,吴志刚家族还对2019年9月20日公开发行的可转换公司债券进行了减持。

2019年10月15日,吴志刚妻子盛雅莉赶在可转债上市首日清仓减持100万张桃李转债,套现近1.2亿元,获利近2000万。

之后的四个多月时间里,吴志刚家族又分3次减持桃李转债,累计套现约4.67亿元,所持可转债比例也由最初的55.27%大幅缩减至了5.41%。

据此计算,吴志刚家族通过对股份和可转债的不断减持,累计套现约23.65亿元。

虽然理由是“资金需求”,但是主要控股人不停减持,始终算不得一件好事。

只能说,一边大额分红,一边发行可转债,还不断减持,这波操作,实在是666。


相关新闻

面试中的基本礼仪   (1)一旦和用人单位约好面试时间后,一定要提前5-10分钟到达面试地点,以表示求职者的诚意,给对方以信任感,同时也可调整自己的心态,作一些简单的仪表准备,以免仓促上阵,手忙脚乱。为了做到这一点,一定要牢记面试的时间地点,有条件的同学最好能提前去一趟,以免因一时找不到地方或途中延...
“ 巅峰时期曾拥有门店10余家。”有着“素食界的贵族”之称的素食餐厅大蔬无界近日被曝大规模闭店。9月22日,界面新闻搜索大众点评看到,大蔬无界位于上海的徐家汇店、环球馆店、外滩店3家门店、杭州万象城店以及南京德基广场店均显示“暂停营业”状态。大蔬无界官方微信公号显示,它在上海、杭州、南京、苏州分别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