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两厂参观游记

日期:

2019-12-24

浏览次数:

0
 上上周和公司的同事去参观了两家工厂,一家是生产面包的,一家是生产饮料的。他们的底子都很硬,前者是比利时投资的,在当地该起了几层高的小厂房,其中的一层做面包,一层做火腿——品牌是万威客,与美国合资的,在华南做得不错,我之前尚未听闻过。后者是菲律宾投资的,他们最知名的品牌是啤酒,在当地是相当于中国石化或者通信界的移动,是超牛气的公司,据说他们还收购了当地的石油公司。先说说参观这家面包厂的经过吧。我们在他们的工厂之外便闻到了如同肯德基店里散发出来的香气,下车后先是在他们的会议室里和厂长(他是百事的管理培训生出身)寒暄了一下,然后听他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公司的背景,人员组织架构——毕竟我们是做猎头的,可以说这也是来参观的一个目的。然后套上他们的行头——一身白大褂外加遮耳的帽子、口罩和套鞋子上的鞋套,认真地在洗手池旁洗了手,在旁边的风干机将手吹干,再两个两个地进入过道——被风吹上6秒钟,就先进入了他们的熟食车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传送带和上面散乱躺着的短面包条,这些面包是刚刚从烤炉里面出来的,摸起来还会有些烫手,它们经过这个车间转入到另一个车间的两个巨型转盘里,接下来要经过1个小时左右的冷却,而冷却的方式就是自然降温。这两个转盘均是层层相叠,共有20层左右,间隔约15公分,它们其实是通过链条连在一起的,两个转盘也是通过顶部相通的链条将面包从一个盘塔转入到另一个盘塔。最后面包被运到前面的包装处,只见有8、9名工人正在娴熟地将面包收集,装入包装袋。他们相互间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也是熟能生巧、巧能生精的体现,最大程度地提高了效率。从这个车间快要出来时赶上了汉堡包出炉,每个直径约有10厘米大,整齐地排列着,橙褐色,看起来鲜嫩可口。从这个车间出来我们进去生食车间,这里对卫生的要求没有熟食车间严格,就可以将鞋套除掉,口罩摘掉,因为面包出来前要经过150℃的高温10分钟,再顽固的细菌也都统统被杀死了。从最前面的工序开始,外面的面粉运进来,被放到一个大型搅拌机里加水搅拌,同时他们数十年沉淀下来的经验也被引用进来,加进去的还有维生素C、提供营养价值或者提升口味的微量元素、酵母等等,然后放到一个车间里面发酵;发酵好了后被运出来倒入一个盘口,盘口下面通过机器被吸到3米多高,然后经过传送带再被切成牛肉丸大小的面团,再被压扁弹到托盘里面,经过传送带进到里面的一个大型厢室进一步发酵一个小时,然后被撒上芝麻进入烘烤炉。这中间除了加面粉、转移托盘到撒芝麻的传送带和放入烘炉,其他都是机械自动传送的;而转移托盘的工人就那么重复单调地将托盘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虽然我之前也在一个电池加工企业工作过,不过这次是最直观地感觉到工人工作的无聊和乏味,当然在这样的环境下你是很难学到东西进而提升自己的能力的。再说说去龙江生力饮料厂参观的经过吧,不过这家公司更为出名的是生力啤酒——相信在广州的人都很熟悉这个品牌,其啤酒瓶比一般的瓶子要胖,容量是730ml。接待我们的是他们的全国销售经理P,P背景也相当辉煌,在菲律宾留学,然后加入了菲律宾总部,前几年被派回到国内。他先请我们去旁边的酒店吃饭,这应该是附件一带甚至整个龙江最有点档次的地方了,饭菜很可口,就是味道有点清淡,毕竟是广东乡下的风味。稍微有点特别的是他们的清蒸鱼头这道菜有点类似于现场烹煮的,照片中的掌勺者就是亲自为我们服务的“烹调大师”,记得他竟将一瓶子米酒都倒在了锅里,锅盖盖上之后还在上面点燃了4跟类似于引线的粗粗的布条,就形成了上下都有火的局面。这道菜很是营养,只可惜味道实在淡得可以,说白了,就是根本没有味道。还有一道菜是他们炸的油条,我叫它广式油条,味道一如所有广东的菜般清淡,油味不重,比一般油条厚实,面料更多。当然席间喝得是他们生力的啤酒,这次喝酒让我想起了最早喝啤酒的味道,感觉更像啤酒。P也说生啤的品质、工艺在知名啤酒品牌中都是数得上严格的,它的质量也一如刚进入中国时那样好,只是营销做得不好——这几年他们的啤酒市占在下降,10年前曾经投资数亿如今尚未收回本钱,接下来他们的啤酒也将交有经销商去卖了。饭后来到饮料厂,进厂门边闻到了浓重的发酵的酸臭味,这是从他们临近的啤酒厂飘过来的——也是他们的工厂。P带领我们进入了他们硕大的厂房,头顶上方是一根根粗细不同的管道。我们参观了他们的瓶胚车间,所谓的瓶胚就是塑胶瓶子被吹大之前的样子,有点像做实验用的试管,只是瓶口已经成型,因为不便拍照,下面也发不了图片了。车间很大,因为是冬天淡季,现场也看不到工人,只是有成排成排的巨型机器设备停放在那里——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甚至统一、乐百氏这样的企业都会有很多代工厂了,机械厂房的投资动辄上亿,淡旺季时又免不了机器和员工的停歇,而选择代工则没有了这种后顾之忧。二楼是他们的灌装车间,说是二楼可能有一般楼层的四楼那么高。这里有一条完整的包装线,瓶子先是汇集成一排,然后“哗”地一声被迅速地传送到饮料液出口,那是一个洁净度要求很高、封闭得很严密的小车间,里面的工人除了白大褂外还带着手套——其实称呼他们工人并非很恰当,因为他们多半还站着稚嫩的脸,都在20岁上下的年龄。装好饮料的瓶子出来时已经是拧好了瓶盖的——这道工序应该是在一个我们没看到的机械下完成的,瓶子依然是每数个排成一排,然后被运到一个标签机下,上面的标签“唰”的一声像打枪一样套住了下面的瓶身,到此为止已经跟我们在市面上看到的饮料一模一样了。当然在工厂里还有一道工序,每30瓶(或者是每36瓶)被集中在一起,外面被套上了稍微有些厚的透明塑胶膜,再被运到一楼,估计已经有车停在那里,即可运往大中型卖场、超市、士多店,等待市民的享用了。这就是所谓的现代化的厂房、设备,估计在欧美发达国家的生产、制造型企业里面,这些随处可见,而且员工可能更少。这也让我想起了资本主义:所谓资本主义,在我看来也即是以资本为纲,说白了即是谁钱多听谁的(最直观的反应是现代公司制度里的董事会制度)。自然生态里面讲究的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我隐隐约约地感觉,资本主义也许就是这条自然法则在经济社会里的体现。